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朗朗乾坤,南天一尤。南天一尤欢迎您的来访

学习!学习!再学习!学海无涯! 奋进!奋进!还奋进!奋斗不息!

 
 
 

日志

 
 
关于我

尤,山下一虫也,传说中的一种小动物,柔韧无比,生命力极强!性子慢慢,性情悠悠,学识浅浅,自视高高。牛气冲天,感情丰富。采古今名句,辑先哲古训,集爱好广博,汇学识浩瀚,观世间纷繁,察宇宙奥秘。饮酒不醉最为高,好色不乱乃英豪,不义之财君莫取,忍气饶人祸自消。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轶事  

2017-01-29 01:25:17|  分类: 原创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家里,父亲是老大,父亲的生日是农历八月十五。我的一个姑姑恰巧也是农历八月十五出生的,只不过是在凌晨(子时)。儿时的父亲,有一天突然把姑姑抓住:“我不让你这鬼丫头与我一天生日,你是八月十四的!” 哈哈,你说霸道不?连生日都不准妹妹与他同一天。

 我的一位姑公是私塾老师,我的一些伯伯叔叔们曾在他的门下。儿时的父亲贪玩,一天与别的孩子捉鱼去了,迟迟不上学堂。姑公很生气,铁着脸,出了道题目“算八字”让他们做!大家都知道,“算八字”的意思就是如何接受处罚。别的孩子都大气不敢透一声,倔强的父亲却很快拿笔写道:算八字、算八字,我的八字是不容人算的!姑公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这帮孩子他干脆就不教了。啊,纵观父亲的一生,扑朔迷离,他的八字确是不容人算!

 父亲小小年纪就开始了外面世界的撞荡生活。我的一位伯公,是黄埔出来的学生,在城里工作。他发现父亲老爱往书店赶,却从不买,关切的让他把喜爱的书买下来!“我为什么要买!我把它们的内容都装到肚子里了……。”哈哈哈,好一个盗书贼!超强的记忆,听说他能过目不忘,他在书店里学到了不少知识。房上的一位伯公,是本地小有名气的医生,他把一大堆医书拿出来,限期让父亲看完,答应若能记住其中内容,书就归父亲了。数天后,抽问书中内容的结果,父亲真的赢了,村里人都很惊呀!

 我的五伯父是位神枪手,曾是桂系某军阀的警卫连长,他的脾气很刚烈。一次他不小心把枪弄丢了,想托父亲从家里弄点钱买还一支。父亲把事情向家里人说了,伯父很生气,提枪回来扬言要把父亲杀了!家里人都劝父亲回避,父亲倒是淡定,枪口之下,从容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兄弟俩终于言归于好!

 解放前,父亲曾在金城江(今河池)工作。

 他与一位叫韦荣杨的宜山籍朋友很要好!一位贵州籍的生意人落难了,流落街头,满身的虱子,父亲却好心去招待他。韦荣杨很不高兴:“满身虱子的人你也去和!”数月后,回到家的贵州人托来了一大筐鸡蛋表示感谢!父亲戏言:这是虱子变的。韦荣杨曾得过一场重病,病得奄奄一息,连张口说话的力气都缺少!他的其他朋友都怕传染而避开,只有父亲一人留了下来,为他抓药,息心照顾。神明的护佑吧,韦荣杨后来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抗美援朝战争,韦荣杨立下了赫赫战功,一身的勋功章。我的一位亲叔叔抗美援朝战争是全军劳动模范(叔叔是工程兵),叔叔转业回来时,因名字上的相似,在某师部工作的韦荣杨找到了叔叔,挚友的亲弟弟,真是千言万语说不尽!他送了一张照片给叔叔,叮嘱回家后一定得给他点音信。此时的父亲,“搞反革命”被开除了党籍,韦荣杨哪知道,叔叔也是因为这些事才转业的!不知是不愿影响朋友的前程,还是父亲知恩不求报的的个性,父亲后来从未给过之前的朋友一点音信。不管朋友来再多信件,父亲就如同消声匿迹了一般!

 父亲在金城江是一名小小的警士。他很喜欢到书摊看书,经常是看得津津有味!当时的国民党河池县党部书记,经常叫通讯员去拿走父亲正看得津津有味的书(什么书有这么好看呀?)。一来二去,父亲不干了,就是不给!党部书记很恼火,亲自到了书摊,一把扯下父亲的领章,煞有介事地读道:“河池县警士潘其峰!”  好家伙,父亲也一把扯下党部书记的领章,学着他的表情念道:“河池县党部书记陈同(音)!” 党部书记的鼻子真气歪。

 父亲在金城江有不少朋友,其中也有些身份不明的人!原中国工农红军第八军第一纵队政治部主任兼参谋长潘思文就是其中之一(潘思文:宜山人,解放后改名潘兆昌,老名字很少人知道,1930年参加龙州起义,天峨战役时致残一腿,后与大部队失散)。风暴终于来临,父亲以“共匪要犯”的罪名遭到通缉!早有消息灵通人士告知父亲,父亲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满街的通告,其实风头最紧的时候,父亲却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警长那里,罩着草帽与警长在下棋呢!之后是警长安排他逃离的。啊,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倒真的是最安全的地方!

 父亲后来辗转逃到了南丹县一个偏远的山村,这时的他对世事已经看得很淡,决定隐居下来。他很快就熟练掌握了当地的语言,虽然那里的人很原始,很野蛮,但他还是很快与那里的人打成了一片。那时正是国共内战期间,很多的兵,都是任务式的硬性分配,不少兵被抓去之后,只能成为战争中的炮灰!朋友对于“朋友”二字有着深深的理解:“你们的离去,一般是有去无回,这样我就少了一个朋友!与其这样,还不如我去冒冒险。”他的智慧,他的机警,他有一定把握再回到朋友中去吧!他曾两次顶替一个叫黎金明的人成为“壮丁”,数月后历尽艰险又回来。

 改朝换代了。山里人的性格本来就比较粗野,新的政策难以接受,不少人想上山去当土匪,是父亲苦口婆心地劝阻了他们,与他们共渡生活的难关!后来的事实证明,当土匪的结局是被消灭,并且将会联系到一些亲属。从这点上说,父亲对于小山村的仍然存在可说是起到重要作用,村民们都很感谢他!

 父亲是文化人,是农会主席(大队支书)的文书。其实,当年的老红军潘思文也很佩服父亲的才能。他的老军长张云逸将军解放初任广西省主席,欲任命他为南丹县县长,他坚信我父亲的仍然健在吧,四处想寻找我父亲出来协助他的工作!任凭朋友的呼唤充耳不闻,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不知是信仰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我父亲就是这样的人!

世事多变,父亲后来还是回到了家乡。癫子姑公(我在泥鳅信捧(原创)一文有所说),臭味相投,每每相聚,通宵达旦,诸多感慨!人人向往,乌有之乡,规律规律,全是放屁!赶超美英,牛皮上天!阶级斗争,上纲上线;传统文化,满目疮痍……。我们完全可以不这样的呀!耿直的人,免不了多一些牢骚!斗志当不了饭吃,现实很残酷。父亲回到家乡后干了一阵农会主席(大队支书),不愿看到太多饥饿的人们,父亲是干了不少“埋产”的事!埋什么产,明明是群众的口粮,不愿虚浮去上报、上交,就成了埋产。勒紧裤头,支援盟友修碉堡(阿尔巴尼亚用中国支援的优质钢材水泥建造的高质量万座碉堡已成了现在的笑谈),购武器,相对于国内的现实,我也认为这实在是有点脑残!

 父亲“搞反革命”被开除了党籍。杜康为友,叹气又不死心!只能寄希望于未来:逸然布衣但希与世大同,     幽深匹夫却望必然之政!长大了,我才知道,我们兄弟俩的名字原来是有深意的。世同(与世大同),这只是美好的向往;必政(必然之政),历史的车轮终会压入正轨!感叹世事的无常,“人生如梦,如果有一天我怎样了,日后生活实在困难,可去找某某某……。”父亲曾对母亲有过这样的嘱咐。这里有对挚友充分的信心,然而又是多么的无奈!父亲的眼光没有错!这位挚友后来给了危困中的我们很大的帮助,担心手术台上的意外,上手术台前他还会不忘要看上侄儿一眼!

  一九六八年,文革正闹得轰轰烈烈!砸烂公检法(公安、检察院、法院),全国上下,红色一片。 有人给父亲扣上了一顶莫须有的“暗杀团头子”帽子,抓父亲的人来了,母亲劝父亲从后门逃走。“老子的一生是问心无愧的!为什么要逃?逃不就证明自己真的有罪吗!”

 父亲被抓去三天,一番拷打后,就这样被杀害了!昔日,为了朋友,也是不愿把枪口对着自己的同胞,父亲当了两次逃兵,仍活着!现在,为了尊严,不惜用生命来唤醒一帮愚昧的同胞,父亲这次没有逃,他终于离去!山河垂泪,风木同悲,遗恨千古!

        平凡而伟大!我父亲就是这样的人!


 

注:

 关于潘思文,我父亲与他交情很好!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曾去信宜山县寻找,信访办的热心人士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多年来未能向他们说一声谢谢,在此深表欠意!从右江革命博物馆得来的消息,知其1974年已经去世!他们还介绍了一些原红八军老同志,例如:原红八军第一纵队队长何坚(何家荣)[龙州起义时下设五个纵队]、邮政部部长钟夫翔(钟福祥)等等,让我们若想知道更多,可与他们联系。得知要找的人已不在人世,我们并没有进一步去了解。

 

 关于韦荣杨,可能他很记恨父亲的漠情吧!或者他上世纪六十年代时就认为父亲早已不在人世!我们后来也去过信到宜山县,知相同时期相同经历只有一个叫韦荣光的人,当时(1990年)仍在某军军部工作,问我们是不是记错名字了(父亲在世时是不许可我们去找他昔日朋友的)。他的像片不知何时弄丢了,韦荣光这人我在《广西军事人物》一书中见过,少将军衔,不然对照一下像片就简单多了。我的博客曾写过一篇寻荣杨,欢迎朋友们参阅。若有兴趣了解我更多,欢迎参阅我的其他原创文章。

      

我们生来就缺少为几斗米折腰的基因,只是想追忆一下往事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